日本、韩国、亚洲、欧美三级片、电影、视频、小说、图片网站,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LSJ2022@outlook.com

遥想当年

遥想当年


当我正为了一个香水的广告文案绞尽脑汁时,一双柔腻细软的手从身后遮住了我的眼睛。我吓了一跳丢下手上转着的笔本能的想站起来,继而听到那甜腻腻的声音我知道是谁了。

『别闹了小柔,现在都几点了还不睡?』我伸出手要将她的手扳开。『我不是小柔』『那妳是谁?』『妳猜啊!』『我才不要』

『哎呀~~人家不管啦!你一定要猜嘛!』小柔撒娇的说着。『好吧那我就猜了,你是~~周慧敏!』『嘻嘻~不对不对!』『那你是~~萧蔷!』『又猜错了!』『哈!哈!我知道了妳是~~阿匹婆!』『哎呀!讨厌啦!我有那么老吗?』

小柔一推我的头一屁股坐在我的床沿,我转过身见她白着眼两片嘴唇翘得半天高。天热,她只罩了件宽鬆的T-shirt ,胸前高高鼓起,下半身一双浑圆白皙的双腿毫无遮掩,隐约可以见到两腿交会处一小片白色的棉质布料,趿了双葱绿色的拖鞋,两只小腿沿着床边荡呀荡的。唉!我惊叹着现在的女孩是营养好吧?都发育的这么好!随即我发现我这么目不转睛的看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吧!而小柔似乎也察觉了我的目光不太对劲将两只脚交叠起来,嘴巴翘得更高了。『讨厌啦!你在看哪里啊?!』『我在看啊~~我在看我们的小柔柔长大了呦!』小柔又白了我一眼,嘴角却浮现了一丝笑意。『那我漂亮吗?』『漂亮?跟你比起来啊,什么周慧敏,萧蔷都成了阿匹婆了!』『我就知道小哥对我最好了』她高兴的冲上来搂住我在我的脸颊上啄了一下,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两颗软软的肉球压上了我的背脊。一股燥热从丹田直冲脑门。我想我一定脸红了,因为我看到小柔脸上带着一抹揶揄的笑,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着我不怀好意的眨呀眨。

唉!笨小柔,她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动作对一个28岁的单身男人来说是多大的刺激啊!『妳就穿这样子过来呀?』我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天气热嘛!』『妳就不怕被人家看见啊!?』『别人?我们家附近还有别人吗?』说得也是,我们的房子在郊区的郊区,最近的邻居也在80公尺外。

『好了,闹够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晚安!』说着头也不回的出了我的房间。唉!这就是小柔,我的小堂妹,一个受尽娇宠的小公主。我们是和我叔叔对门而居,这是爷爷留下来的地,爸和叔叔分家后也没搬离,两人就商议好房子分开建,却将四楼的阳台接在一起,这样夏天楼下就可以遮荫了。(这也是为什么小柔可以每天溜过来的原因)我是老么上头有三个哥哥,叔叔却只有小柔一个女儿,因为晚婚,我和小柔足足差了10岁。

从小,小柔就因为是两家唯一的女孩而受尽娇宠,这其中又属我最惯她,或许是她让我满足了做哥哥的成就感吧!或许是她实在出生的太晚吧?那时,我的哥哥们不是在外求学,也都被升学压力搞到神经衰弱,根本也没多少时间理她,所以在家里除了婶婶,我是她从小唯一的玩伴,等到她开始上学,我就奉命担负起“护花“的责任。我也一直很称职,每次她被同学欺负了,我总能将那些小鬼头修理的哭哭啼啼。这几年三个哥哥陆续移民,妈妈也跟着大哥去了美国,只有爸因为工厂的关係还是经常大陆台湾两头跑,家里几乎经常只有我一个人在。虽说小柔自小受尽宠溺,但她除了非常爱撒娇之外,其实也是非常乖巧贴心的,这些年,她大概是怕我一个人寂寞吧?总是会在她念完书之后,跑过来我的房间搅和一翻才回去睡觉。

在我的印象中,小柔一直都还是那个穿着白衣篮裙,戴着橘黄色学生帽,第一天上学的那个见了人就拉住手撒娇的小女孩,没想到今夜,我才惊觉到她已经长大成一个青春美丽的少女了。我看着正要跨过栏杆的小柔,抬起腿来,露出了被白色棉质内裤包住了的浑圆的臀部,忽然胯下蠢蠢欲动了起来,我赶紧收回视线,我在干什么,她可是我妹妹啊!我把注意力转回到文案上,但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小柔已经一扭一扭的进房去了。我把稿纸整理了一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熄了灯正準备上床,电话响了。『喂,明玮吗?』听筒里一阵低柔的声音响起。

『小枫?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静默的几秒后,嘤嘤的啜泣了起来。『小枫!怎么了?别哭啊!』『……………』小枫只是一个劲的哭。『发生了什么事?来,慢慢说』等了几分钟,小枫停止了哭泣说『明天你有空吗?好久没见面了,见个面好吗?』『好的,什么时候?』

和小枫约了时间地点,我躺回床上,想着小枫这个老同学,心中百感交集。小枫和我真的是名符其实的老同学了,我们从国小到大学一直是同校,小时候玩在一起,到了高中也一直都只是很谈得来的朋友。一直到上了大学,由于经常在一起,便很自然的被归类成班对,我们也就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小枫在系上并不是最漂亮的,她的身材却是最突出的,以致于博得了奶妈的绰号。虽然她身边成天也是蜂蝶围绕,可是她似乎是跟定了我似的,对其他的追求者毫不假以颜色。

那时我想,这辈子就是她了,也就不急于一时;一方面,我们都喜爱文学,心中想的都是恋爱应该就是唯美纯净而无一丝杂质,所以四年下来,除了牵牵手,接吻,搂抱之外,也没怎样过。毕业后,我进广告公司,她进了一家杂誌社,两人都忙,偶而见个面也都是匆匆吃个饭,聊聊工作上的事,日子长了,总觉得似乎可以聊的话题越来越少,再加上彼此都将全副心力放在工作上一心想做出个好成绩来。于是渐渐的,感情似乎事越来越淡了,上次见面已是半个多月前了,隐约听她说起有人在追她吧?我也不是很在意,自大学这几年一路下来,我几乎是认定结婚是早晚的事了吧!?只是这通电话有点没头没脑的,算了,明天再说吧!进了餐厅,一眼就见到小枫独自坐在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我走过去做了下来,惊醒了沈思中的她。

『有什么事吗?』『………….』她又不说话了。『到底怎么了,妳看起来怪怪的?』

小枫慢条斯理的从皮包中拿出了张喜帖,我接过来一面打开一面思索着,最近没听说哪个同学或朋友要结婚的啊?等我打开之后上面赫然印着小枫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的名字。我猛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小枫。『我…我要结婚了』小枫小声的说着。『开什么..』我发现我的声音大的出奇,连忙降低了音量。『妳开什么玩笑?!』『……..』小枫幽幽的说。

『我也很矛盾,但是明玮,你有没有发觉毕业以来,我们之间的感情淡了许多,我一直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再继续下去….』『那是因为我们都忙呀!』我打断她的话。『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在工作上面有一番成就,可是,可是明玮,我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一直催着我要结婚,他… 真的对我很好,我没有办法….』『妳可以和我说啊!』『我说了不只一次了,但你似乎并不在意,我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在意我们这段感情……』

『我在意的,小枫,我发誓我真的很在意….』『来不及了』小枫缓缓的摇着头『我..我怀孕了…..家里也知道……明玮,来不及了,我们都无法再回头了….』『谁?』我听到我的喉咙艰难的发出了一个音,却开始头晕目眩起来。『是我们老闆的小儿子,我跟你说过的…………』接下来我再也听不清楚小枫在说些什么,只看见她刻意打扮过的红唇一张一合的,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我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等我醒来时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眼角瞄见小柔正在努力的拖着地。书桌旁是散了一地的稿纸书籍,我想转个身,却感到全身向散了似的使不上一点力,嘴里又苦又乾头痛欲裂,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小柔听到我的声音,丢下手上的拖把,走到我的床前,低头看着我。『哥哥,你醒了?』『我,我怎么了?』我茫然的问着她。『你还问呢!』小柔双手叉着腰鼓着腮帮子『你知道吗?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又哭又闹的,吐了一地,髒死了,还…还对人家又吼又叫的,好兇喔!』

『真的吗?对不起,小柔,我都记不得了』『你忘得还真快,伯伯都快被你气炸了,说你从来不曾这样,一定是交了坏朋友了。』『小柔,可以给我一杯水吗?』『才不要呢!』小柔这么说着却离开了床铺,端起书桌上的水,显然早就预备好的。『伯伯要你醒来后打电话给他,你到底是怎么了?』『妳今天不用上课啊?』

『今天星期天,上什么课?我看妳是醉糊涂了』说着把水递到我眼前。我想起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小柔叹了口气,扶着我的头餵我喝水,我枕着她柔软的身子,脑中浮现的却是小枫的影子。喝完水,小柔又把她的脸凑到我眼前,『说!究竟发生什么事?』『小柔,我好累,让我休息一下好吗?』『不行!你一定要说清楚!』『唉~~~~!』我长长叹了口气『小枫要结婚了….』『小枫姐?那不是很好吗?』小柔一脸不解。我苦笑着说:『小枫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怎么可能?』小柔睁大了双眼『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小枫姐怎么可以这样!』『不是她的错,都是我,我太疏忽她了』『喔!可怜的哥哥,你一定心都碎了』小柔把我的头搂进她柔软的怀中,长长的头髮拂着我的脸。唉!如果此时的小柔换成小枫,那该有多好。

小枫结婚后,我为了逃避心中的痛苦,更全心的投注在工作中,到了晚上,我只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而小柔依然每晚过来我的房间,在我醉眼朦胧的夜里,服侍着我睡着后才叹着气离开。好几次我在她身上似乎看到小枫的影子,我几乎把她当成是小枫的化身了,可是当我揉揉眼看清楚,她却是我那青春美丽,爱撒娇的小妹妹,我推开她,冲进浴室里没命的吐了起来。那晚,我依旧喝的烂醉,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小柔趴在书桌前睡着了,我关上房门,打了一个满是酒味的嗝,捉狭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看见小柔缓缓徵开了眼,我坐回床上笑着看她。

忽然,小柔起身将我扑倒在床上。『小柔!你干什么?』我反而被她这举动吓得清醒了『快起来!』我扶起小柔,却见她脸颊挂着两行泪。『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怎么了!?』『哥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好难过』『小柔,乖小柔,别哭,别哭!哥哥很好啊!』『你不要骗我了,小柔才不是小孩子,我知道小枫姐结婚后,你一直都在虐待自己,你以前不会这样喝酒的,看你这样难过,我的心好疼,你知道吗?』小柔说着退开了一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哥哥,我想了好久了,既然小枫姐不能再爱你,那让小柔好好的爱你吧!』

她缓缓举起了手,开始解开睡衣上的钮扣,我看见她胸前的衣服渐渐敞开,露出了白色的胸罩。我的酒全醒了,我急忙抓着她的手『小柔,你在干什么?』『哥哥,小柔喜欢你,我….』我伸出手摀住她的唇『哥哥也喜欢你啊!可是我是你的哥哥呢!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当然知道,我18岁了,你还以为我是小孩子吗?』

小柔挣脱我的手,紧紧的抱住我,我感到她年轻的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部紧紧贴在我的胸膛,鼻中闻到的是阵阵的少女体香,我感到我的理智正一点一点的崩溃,胯下的感觉却一点一点的抬头,我几乎要将手掌放到她的乳房上了,但我还是将她推开,深深吸了一口气。『小柔,听我说,这样是不行的,我们是兄妹,对不对,哥哥很喜欢你,真的,我真的很喜欢我这个漂亮又贴心的小妹妹,可是,那是不行的……』『我就知道』小柔狠狠地推开我。

『我知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你对我那么好,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妹妹,所以你容忍我的恶作剧,容忍我对你的胡闹,你知道吗?我会这么做,那是因为我想要让你多注意我,我从小就一直喜欢你了,你不知道吗?你喜欢小枫姐,可是小枫姐喜欢你吗?她还不是嫁了别人?她能像我这样关心你吗?』小柔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出我的房间,我来不及拉住她,只能颓然的跌坐在床沿,呢喃着『小柔,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已经将近两个礼拜没回家了,我实在很怕再去面对小柔,我怕再看到那晚她离去时那对充满怨怼的眼神。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往酒店跑,在那些毫不相识的莺莺燕燕中发洩心中的苦闷。

老闆明显的感觉我的不对劲,丢下一句『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或许是你太累了,去休个假,回来再说』于是我很温驯的请了半个月的假。那晚,我仍旧在酒店里饮酒狂欢,忽然CALL机响了。我一看,是家里的电话,爸在前天就到大陆去了,只有小柔会CALL我,一定有什么事!

急急忙忙的驱车赶回家里,小柔一个人孤独的坐在客厅里发呆。见到慌张推门而入的我,她站了起来说:『爸妈到大陆看工厂去了,这两天只有我在家,我好怕,我知道哥哥讨厌我,可是 ….我真的好怕…..』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忍不住走向前抱住她『小柔,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小柔在我怀中抬起了脸『哥哥,吻我!』我看着她明亮的大眼睛里泛着一层泪光,鼻中又传来那股独特的幽香,一阵酒气上涌,我的理智彻底瓦解…………。

我吻去小柔脸颊上的泪,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我温柔的贴上了她温热溼软的唇。她则回报我更热烈的吻。我一手轻轻搭上她的乳房,慢慢的柔搓着,另一只手环着她柔弱无骨的腰身将她轻轻的放倒在沙发上。我用舌头搀开她微张的唇,搜寻着,两条舌头就在紧贴着的口中纠缠着。我的两只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移,可以感受到她狂乱的心跳隔着胸罩与上衣传到我温热的掌中,我慢慢的扯开她的上衣,里面是件白色的胸罩,我隔着胸罩抚摸着她的乳房。『嗯~~』小柔的鼻腔吐出一股热气,她一直闭着眼睛,这更加深了我的慾望。我离开小柔的唇,慢慢的解开她的胸罩,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对青春少女小巧玲珑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上两颗小小的乳头似乎在呼唤着我,小柔的肌肤是如此的白皙洁净,可以看见密布在乳房上的细细的血管。

我几乎看傻了眼。小柔见我半天没有动静,缓缓睁开眼睛,轻轻唤了声『哥?』『小柔,你好美』我癡癡的望着在我眼前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早已忘了她是与我有着血缘关係的堂妹。『哥,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小柔,我也是』我再度吻上她的唇,手掌也柔搓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足以盈握,却是充满了弹性。我的唇顺着她的下颚,颈部,胸腔,舔着她的乳沟,当我顺着小柔凸起的山峰攻上乳头之后,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鼻中的气息也越来越急促,我的舌头灵巧的上下拨动她的乳头,然后在她的乳晕上由大而小的画着圈圈,当我用牙齿轻轻的含住她因兴奋而胀大变硬的乳头时她忍不住叫出了声音。『啊~~~~』

我的舌头继续向下搜索,滑过她的腹腔,她的肚脐,两手顺势将她的裙子退了下来,小柔紧紧的夹住双腿。『哥,我好怕』小柔忽然这样说,可是我早已分不清楚她这话里的意思,情慾早已淹没了我。『小柔,别怕,来,放轻鬆』

我轻轻拉开小柔的双腿,我看到了那时常在我眼前若隐若现的三角地带已经渐渐渲着薄薄的水晕。小柔娇羞的将身子翻转的过去,我眼前又是那两片老是被内裤遮着的粉嫩的臀部,我忽然抓着那两团肉,疯狂的又吻又咬起来。小柔焦急的说:『哥,轻点,你咬得我好痛啊!』

于是我用力将她的内裤脱下,将她翻转过来,正面对着我,当我看到小柔那长着稀疏阴毛的三角地带时,我已经疯狂了。我迅速的把我身上的衣物脱光,只剩一条内裤,俯在小柔的身上疯狂的吻着她的美一寸肌肤,我的阴茎在小柔那浑圆柔嫩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它更是涨得令我难受,我用力的吸允着小柔的乳头,她似乎也疯狂了起来,只一个劲的轻呼着。『哥,哥~』我抓着小柔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小柔轻呼一声:『哥,你好~~』

跟着,她原本略显红晕的脸上更增一层娇羞。『小柔,你怕吗?』『不,我爱哥哥,我不怕。』

我乾脆将内裤脱掉,两个人已是赤裸裸的相对了,我再度将小柔的手引导到我的阴茎上,并教她来回的搓弄着。小柔的手掌柔嫩而温热,我只感觉到阴茎内的血液快要破体而出,小柔似乎感觉到她手中强烈的变化,睁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又紧紧闭上。『哥,你好硬,好烫!』『那是因为小柔太有魅力了呀!』

『我觉得心里好痒,好奇怪,说不出来,我全身都怪怪的』我俯身轻轻吻着她,一路由乳房,肚脐,小腹,来到她大腿根那个神祕的交会处。将小柔紧紧夹住的双腿打开,粉红色的幽径已有潺潺的水流,而深闭的宫门散发出一股妖魅的热气,我忍不住将嘴凑了上去,小柔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啊…..哥,好奇怪的感觉…..』我的手指开门扉,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人世间最美的画面,那是少女最娇嫩,最神祕,未曾被触摸过的所在,我伸出舌头轻轻缓缓的来回舔着。『啊……….』

忽然小柔失声叫了出来,臀部往上抬起激烈的扭动着,两条光滑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脖子。我抬头向前看去,小柔微张双唇,鼻孔一张一合剧烈的喘息着,白嫩的双乳也随着起伏的胸腔抖动,形成一波波的浪潮。我再也忍不住,用力抱起小柔,让她两腿环着我的腰,向房间走去,我那剑拔弩张的阴茎随着步伐一下一下的戳着小柔的臀沟,小柔被着感觉逗得笑了出来。『哈哈,好痒啊!』她小小的乳房又随着呵呵的笑声一波波的震荡着,我忍不住又伸嘴用力的含住半个乳房,舌头在已经充血变硬的乳头上狂扫着。

『啊…….』小柔的头一直向后仰,乌黑柔细的髮丝在她身后摇荡。﹙啊……好舒服,好棒….)好容易走到房间,我将小柔放在床上,退开一步,仔细欣赏着她如雕像般无瑕的胴体,小柔娇羞的侧着身体背对我,想逃避我那如野兽般的目光。『小柔…..』我轻叹了一声,她的皮肤是如此的晶莹剔透线条是如此完美,全身上下没有丝毫多出来的脂肪。那是属于青春少女独有的体质。我饿虎扑羊的伏在她身上,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

『小柔…….』我轻轻在她耳边吹着气,就要攻陷她的最后一道防线。『啊!痛!』我才刚进去一点,小柔皱着眉头,全身肌肉紧绷了起来,我赶忙停住,让她有喘息的时间。我吻着她的眉间,她的耳垂,双唇,双手缓缓的在她背上,大腿内侧来回摩挲着。隔了一会儿,小柔缓缓舒了口气,全身也放鬆下来,她主动的吻着我说:『没关係了,我可以………』我持续吸着她小蛇似的舌头,轻轻柔柔的继续向前挺进。

『嗯…….』小柔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但却已不再阻止我的动作。终于,我进入了小柔的体内,我可以感觉到前方的道路又小又紧,却充满的温热溼润的感觉,一道道的绉褶温柔的刮过我的龟头,进到里面之后,我稍微停了下来,一方面让小柔习惯这种感觉,一方面也好好感受这被紧紧包围的感觉。『我….我觉得好涨,我知道了,刚刚觉得好空虚好空虚,现在好充实,这种感觉…….好好….』

小柔也不理会我的反应,自顾自的呢喃了起来。于是我开始动作,我试图让每一下都轻柔而缓慢,深怕太快了小柔会承受不了。『嗯……嗯…..』

刚开始小柔一直是紧闭着双唇,渐渐的小柔又开始哼出声音来,于是我让动作稍微加快加深。忽然小柔主动的搂着我的腰,张开嘴来却发不出声音。原本深情望着我的目光也开始涣散失神。然后,小柔里面开始蠕动起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慌乱,我的快感也随着那种一张一缩的力量很快的攀升道最高点。终于,我吐出一口长气,俯卧在小柔身上,持续感受着她那无法自制的收放,小柔缓缓的闭上眼睛,气息也缓和下来,我离开她身上,温柔的吻着她,抚摸着她随着呼吸起伏的乳房。

渐渐的,我们都沈入深深的梦里……….

我推开家门,客厅里充满了诡异的气氛,